您当前的位置: 邢台市司法局 > 法律援助 >

法律援助

“法援惠民生·关爱特殊群体”案例系列之助力农民工(4)

发布日期:2018-11-15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邢台市司法局 字号:[ ]

民工受伤引纠纷  援助律师解忧烦

    2016年,冯某到定州老乡王某、张某、冯某三人合伙的厂子打工,从事塑料粉碎工作。 2017年8月13号,冯某在工作过程中左手受到粉碎机机械挤压致使手部受伤,手部多处骨折,当天冯某被送往德阳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在冯某住院过程中王某、张某、冯某支付了医疗费。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冯某回到定州继续养伤,因为不能继续外出工作,生活变的更加艰苦。冯某复查时从医院打听到,自己的伤应该可以构成伤残,伤残等级大概 6到7 级,冯某可以因此得到伤残赔偿金等各种赔偿。冯某便去与王某、张某、冯某三人协商赔偿事宜,但是王某等三人均认为自己没有责任,没有义务赔偿冯某的各项损失。迫于无奈,冯某将此事诉至定州市人民法院,要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三被告赔偿误工费、伤残赔偿金、护理费等各项损失共计18万元。

    立案后,冯某因无力支付律师费,来到定州市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寻求法律援助,援助中心经审查后指派河北冀华(定州)律师事务所张丽红律师、杨易萌律师为此案提供法律援助。

接到定州市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后,张丽红、杨易萌两位律师对案件进行了调查,多次与受援人冯某沟通交流,对本案有了具体详细的了解。冯某在王某等三人合伙的工厂上班,该工厂没有合法手续,没有经营资格,冯某与该工厂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该工厂也没有给冯某购买任何保险。律师认为在本案中,该工厂存在重大过错,在没有经营资质的前提下,私自招工生产,且在管理上存在漏洞,对员工没有进行过任何安全教育。在沟通中,受援人提出要变更为工伤程序,律师均认为,首先,本案若走工伤认定程序需要申请劳动仲裁,若对方不服,之后涉及诉讼,这样对于受援人冯某来说时间太久,其次因为没有工伤保险,冯某也有很大可能得不到厂子的赔偿,所以建议受援人继续以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进行诉讼。

    在与受援人沟通过程中,二位律师告知了冯某诉讼中的风险和当事人的权利与义务,并多次向冯某询问是否要变更诉讼请求,减少赔偿数额,因为伤残等级有待伤残鉴定后确定,若鉴定结果达不到,受援人冯某所称的6级,赔偿数额便有可能达不到冯某主张的数额,会造成诉讼费的损失。但受援人冯某坚持认为自己的伤情构成6级到7级伤残,坚持不减少赔偿数额。在尊重当事人意愿前提下,律师向主审法官提交了伤残鉴定及三期鉴定申请书申请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冯某的伤残等级及营养期、护理期、误工期进行司法鉴定。最终伤残鉴定结果为十级,律师便与受援人冯某沟通,建议本案调解解决,走调解程序可以减少部分诉讼费的损失,同时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得到最大限度的赔偿。最终受援人冯某同意与三被告调解。

    开庭当日,在主审法官的主持下,原、被告双方开始调解工作。在调解过程中,三被告提出只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赔偿,同时,原告在打工期间,因为老家需要翻盖新房,曾向三被告预支过工资,共计6万元整,三被告都要求在赔偿数额中减去这6万元,不然也将起诉解决。起初,原告并不同意,但在律师的几番劝说下,明以利弊,最终,原被告均同意,由三被告向原告赔偿32000元,三被告不再要求原告退还预支的6万元工资。这样原告得到了现金赔偿,本案得以调解结案,本案的办案过程与处理结果也得到了受援人认可。 

    【案件点评本案系因提供劳务而产生的人身伤害的案件,在我国此类案件众多,中国各地外出打工的群体数量庞大,他们法律常识往往比较匮乏,不懂得如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常常是出了事故,才想起维权,因为事先不注意签订合同、审查资质等问题,导致维权难。农民工是弱势群体,更加要学法用法,用法律规范自己的行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网站导航: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官方头条
冀法通安卓版
冀法通ios版